6000万海外华人,还中国一个圆明园

2015年9月12日

2011年1月,一架满载特制大木箱的飞机从英国启程,跨越万里,将一个旅居海外60余年老华侨的毕生收藏——29个大箱子,共计322件文物,平安运抵中国。

 

 

 

举手打招呼被当作竞拍

 

上世纪60年代末,刚来英国生活的单声空闲时经常去拍卖行逛。有一天,他在竞拍时忽然看见一个朋友,便举手打招呼,结果被当作竞拍,以275英镑拍下一个绿色的矿石玻璃瓶。“歪打正着,现在也在文物馆,作为一个纪念。”

 

这位老华侨名叫单声,生长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上海,日寇入侵,“做了十几年的亡国奴”;50年代初,他前往法国留学,后来英国深造,修读国际法;由于经济困难,不得不放弃学业,开始从商;上世纪60年代初,他进驻西班牙地产业,事业大获成功;其后为孩子教育问题, 他举家来到英国,生活至今。

 

在他位于伦敦北部居所的门口,一对汉白玉石狮子颇引人注意。“这对石狮子买来很巧。”单声说。

 

1985年,他和夫人在街上逛,见到一个古董店门口摆着一对高大的石狮子,很是精美。“您对这对狮子有兴趣吗?”老板跑出来问。单声答:“狮子太大了,家里没地方放。”

 

老板说,其实他并不想卖掉这对石狮子,自己家里为放石狮子,地板都压坏过几回,放在门口,又影响交通,老被罚。一对石狮子总重量约为6吨,加上运费,单声最终花了12000英镑买回家。

 

一次,故宫博物院一位专家看到这对石狮子,告诉单声,狮子的风化程度足有两百年的历史,双龙戏珠团绝非普通百姓人家可有,只有皇家才能使用,很可能是圆明园的东西。如今,这对狮子是单家的镇宅之宝。

 

 

 

“在我的收藏里,最成功的是字画。”单声说,其中好几件精品的收藏都带有运气的成分。一次,单声去拍卖行,不少画卷摆在一起,他随手抽了一幅,展开一部分,是一幅明朝的仕女图,觉得还不错,准备拍下,没想到一个英国人和他对拍,价格从几百英镑一路飙升。一打听,原来此人是中国画专家。

 

“他能买,我们也能买。”在单声与夫人的坚持下,最后以3000多镑的价格拍下。回家打开一看,里面竟还藏着一幅画,上面盖有朱砂印“景泰御览”,“这说明明朝景泰皇帝看过这幅画”。一位懂字画的朋友闻讯前来欣赏,用放大镜仔细一看,当即告诉单声,“这应该是元朝宫廷画家完颜寿的作品,光这一幅画就够你一生一世用了。”

 

单声字画收藏里,“珍品”当属两幅南宋的画作。一次,单声在伦敦苏富比拍卖行的一场拍卖上,看中一幅《山鸡白梅图》,研习书法数十年的他觉得其画意、笔法和造型都很精美,便花了3000镑拍下。

 

一位懂古画鉴赏的朋友来家里做客时,单声拿出此画共赏,朋友呆住了:“很像南宋李迪的,他的画存世的很少,只有北京和台北的故宫博物院里有。”

 

朋友说完,向单声要来放大镜,举着在画上找了10多分钟,“在这儿,”单声应声看去,在野鸡站立的石头上,看到了小小的两个字“李迪”。后来单声才知道,原来宋朝的字画多用“隐款”。

 

另一幅山石花鸟画,单声买来一直挂在客厅里。英国多阴雨天,字画进了些潮气,单声找朋友去修画,朋友的家人看到,大为惊讶,原来这幅字画是南宋另一大画家周纯的真迹。“我开始以为两幅最多是明朝的,不想都是南宋的,很幸运。”

 

艺术品拍卖会收获绝世珍宝

 

虽然“淘”了不少珍贵文物,但单声花的钱都不算多。其秘诀是,挑准方向、地点和时间。

 

单声的客厅摆着的一尊坐佛,莲花底座上的坐佛,周身镶嵌金片、神情祥和、面相清晰。“去拍卖行的那天,伦敦大雪,整个菲利普斯拍卖行没几个人,竞争对手少了,价格很难抬上去。300多件拍卖品,我差不多买了30件,这尊坐佛只花了500镑。”单声说。

 

 

 

除了中国的古董拍卖会,艺术品、装饰品类的拍卖会单声也去逛,有时“歪打正着”,反而收获了“落网的大鱼”。

 

上世纪80年代中,单声在伦敦一家拍卖行的艺术品拍卖会上,发现了一块半米见方的翡翠台屏,其身透明纯净,晶莹滋润,绿中带紫,实为罕见,其右上方镏金隶书“霖雨苍生”,单声回忆道,“拍卖行没有把它标为艺术品,去的只有我一个中国人,只有两个外国人跟我竞价,如果放在古董、文物类,估计我就买不到了 。”

 

 

 

“这些文物应该回到中国”

 

从上世纪60年代到上世纪末,单声的收藏故事,跨越四十载春秋,也见证了英国古董市场的变迁。“现在拍卖行的规矩越来越严格,好东西却越来越少,(清朝)同治以后的(古董)可能还有,雍正、康乾时期的(文物)已经很少见,明朝的就更少了,有也是天价,真正的藏家也越来越少,很多都是古董商。”

 

藏家、买家的群体,也发生了变化。单声告诉记者,在上世纪70年代,在英国购买中国古董的买家主要是日本人,后来逐渐变成台湾人、香港人,而近年来买家的构成发成了巨大的变化,开始主要变成以来自中国大陆的人士为主,占到了目前买家总数的80%以上。

 

渐渐的,单声不再找寻“新宝贝”,更多地思考这些已有文物的归宿。由于担心文物失窃,单声每次出门后,都要不停地给家里打电话确认;子女们从小在国外长大,接受西方教育,对这些文物更多只是从美学的角度鉴赏,对其背后的历史、故事不甚了解,单声也担心文物再度流失。

 

2011年10月,“单声珍藏文物馆”在其家乡江苏省泰州市落成,馆址是单声父亲曾经生活过的老宅,展品是单声从毕生收藏的400多件文物里精选了322件文物。

 

当单声决定将毕生收藏无偿捐赠时,夫人单桂秋林将自己的陪嫁品——黄花梨嵌玉立地折叠六扇屏风一同捐献了出来,“海南的黄花梨在清朝时就已经绝迹了,我说,你还有孩子,别捐了,她说,‘不行,你这么捐给国家,我也要捐’。”

 

 

 

“这些文物本来就是祖国的,让流失海外的文物重新回归祖国,是我多年的心愿。”单声说,如今海外有6000万华侨华人,如果每人买一件文物送回祖国,那流失在海外的圆明园文物就可以尽早回归,他愿以实际行动来“抛砖引玉”,让海外华侨华人都来关心这个事情。“一个人躲在家里把玩,不如让500万泰州乡亲们共同欣赏。”单声说,把这些东西捐给泰州,自己如释重负,心情轻松了很多。

 

谈到文物回流的途径,单声说,战时被抢夺的文物原则上可以依据国际法追索回来,但难度在于法律上的证据,即要找到照片、图片或编册来证明这些文物原本属于中国,由于年代久远、圆明园等地被侵略者付之一炬,寻找此类证明难上加难。“我知道有人在美国等地搜集当时战地记者、传教士的资料,很难,但是这个工作值得做。”

 

门口那对汉白玉石狮子,在英国潮湿的天气里,爬了一些苔藓,多了一份憨态,鲜有人知道它们的来历:鸦片战争列强的坚船利炮敲开了国门,一对威武雄狮被五花大绑、 漂洋过海,在异国他乡几经倒手,风雨洗礼了几个世纪,单声摸着石狮子,想象着它们曾经的际遇,颇为感慨。

 

他说,将来,他想让他们进行最后一次跨洋旅行,“等我百年后,我打算把这对狮子也捐给泰州,让它们回到故土。”

Please reload